二零一八年八月末

今天是2018年8月31号,8月的最后一天,根据博客显示,上一次更新是21天前。再过一周,我就在Pittsburgh度过第一个月;再过一周,我就要21岁了。

我实在无法回忆起在没更博客的三周里,我都做了些什么。可是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不想调代码,不想背单词,也不想去超市采购,不想离开实验室,因此我决定用这点时间记录些什么。

我大概很快就度过了特别开心愉悦的一段时间,然后重新开始丧了起来。当然,如果总结过去的经验,我好像在每个开学初都会丧那么一阵。丧的时候,觉得这是我人生21年来最难熬的一段时间。这次丧的特点主要包括:

  • 睡不着觉。入睡是不困难的,问题在于很早就会醒过来,最早的一天三点多就醒了。窗外总是很吵,醒后睡不着是常态,耳塞都没有太大的用处。到今天起,我应该有好几天只睡了五六个小时。这个问题似乎被一些同学理解成了我很拼,但其实这样的时候我很难学习,只能靠和很多人聊天熬过去。我很希望自己能多睡一点,但是我做不到,好在白天还可以靠着咖啡和debug保持清醒。
  • 压力大到喘不过气来,哭都哭不出来。中间有几天天天靠深吸气和叹气保持呼吸顺畅,压抑到很想哭,但哭不出来。我尝试了去健身房work out,但是尽管跑步除了很多汗,从跑步机上下来就像运动这件事没发生过一样。两天前和爸妈打电话时大哭一场,昨天的情绪终于有了些起色,大概哭这件事还是更有用一点吧。
  • 害怕没人在周围的时候。这是我最近常驻实验室的最大原因,至少在实验室的时候,能看到个人影,让我觉得舒服一点。自己坐在家里时,会觉得很冷清。因此在计划里,我周末也会前往实验室坐着,不过如果没有其他人来的话,就要另做考虑了。

我前往学校的Counselling and Psychological Services想要预约一次咨询,然而这个只针对students,而我现在的身份是faculty或者staff,昨天工作人员说帮我确认一下是否可以预约咨询,到现在我还没有收到回复。事实上,即使可以预约到咨询,也是下周三的事了,那时候我的精神状态如何还很难预测。

最近由于睡眠不佳,导致吃饭不大好,再加上做了很多运动,体重有骤降的趋势。现在我已经瘦了五六斤了。照这个趋势下去可能回国的时候我就快要瘦到小学时的麻杆身材了。不过,瘦大概是一件让我快乐的事。实验室里有个我认为身材非常标准的男生在减肥,很震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许很多人追求瘦和白已经到了病态的程度。我对身材的期待也就是正常的体重和稍微结实一点的线条就好了,我这个骨架大概也不支持我瘦到那种可能被风刮走的程度。

这块区域是真的没什么可吃的,以至于尽管每天很饿,吃饭都依旧是个煎熬。iNoodle已经吃腻了,今天中午跑去小亚洲买了份鱼片,刚吃的时候觉得这是我在匹兹堡吃到过的最好吃的饭了,但是很快就齁的不行,最后也没有完全吃完就扔掉了。昨天和爸妈打电话,他们让我不要省钱,吃点好的,每个月开销八九千一万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我找不到什么好的吃的,拿7.5刀的iNoodle填填肚子就完事了。

由于上周没去超市采购,家里也没什么可以吃的了。上上周买了块牛排,到现在都冻在冰箱里懒得做。做饭实在很麻烦,现在我连扔进微波炉里加热都觉得很烦,所以我打算买点能直接吃的,或者很好熟的东西随便凑活一下就好了。

我终于向洗衣机妥协了。尽管它可能(一定)很脏,但是说服自己的理由还是那句“洗衣机本身就是让脏的东西变干净的东西”。而且说起来1.5刀一次也不能称之为贵。既然它可以节约我的时间,还可以给我的腰减轻负担,那么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手洗呢。

由于最近做了过多的家务,主要是做早餐、洗碗、洗衣服,我手上的角质层明显增厚。在加上我手欠,整天都在抠来抠去,导致手上起皮很厉害,触感非常不美好。

实验室的人因为各种原因走了,现在这个屋的中国人只有两个。我好像失去了娱乐的机会。我很想去看碟中谍6,但竟然一时不知道该去找谁看。室友对这部电影表示了一丝鄙视,没办法,作为一个不太高雅的人,我就是爱看这种惊险刺激的商业片。昨天问室友,我的电影喜好是不是有点男生啊;室友答,相当男生。好吧,其实我还看阿汤哥的脸呢。

我很喜欢实验室,在实验室坐着是美好的,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无忧无虑的。我觉得我快要饿了,于是拿起来去中餐厅买饭的时给的lucky cookie。现在桌子上有三张lucky纸条,分别写着“A happy event will take place in your home.”“One dreamed of becoming somebody. Another remained awake and became.”和“An optimist is always able to see the bright side of other people’s troubles.”第一句最lucky,第二句,嗯大概我只是“remained awake”。

带我的postdoc交给我的任务卡住了,可是听说他现在正在闭关修炼赶AAAI的paper,可能又要出个大武功了吧。下午找实验室另一个学长聊了,问了一些问题,获得了一些合理的实验建议。每次找他聊总是能获得很多有用的信息,但是他们的屋子离我有点遥远。

各种细微的情绪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发泄了出去,在这篇文章里就不再提及了。写完这篇文章大概也不早了,我决定前往超市进行一些采购,这样周末就可以快乐地坐在实验室里了。如果我能约到人看碟中谍6那可能会更快乐,但是活着就很不容易了,为什么还要追求这么多呢。

九月九号是我生日,每次说起这个日期都会想到《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现在这首诗的标题和前两句很符合我的心境: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希望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

(最后放几张最近看来的很搞笑的图片/表情包吧)


图形学


无题


成熟的IDE
大四上总结 从天津到匹兹堡的72小时

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