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上总结

按照美东时间算,今天是大年初一;按照北京时间算,今天是大年初二。距离回国还有一周零两天,并收到了申请季的第一封official offer。

其实我的大四上并没有太多值得总结的,浑浑噩噩了几个月,在一月初听说自己把自己作死了,于是开始(试图)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在最后的最后好歹捞回来了一点。当然其实我自己的功劳只能占不到20%,另外80%是靠着几位实验室师兄接济给救回来的。因此,当我收到了offer之后并没有感到开心,相反,这其中需要反思的事情远多于可以开心的事情。

在这几个月里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包括小部分不太善良的人以及大多比较善良的人,人性的复杂性远超前三年生活的环境。还被传授了一个人生哲理:“大多数没有利益冲突的人还是会帮我的”。隐约感觉一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以至于我并不能想起从八月到十二月这五个月都做了些什么。这其中包括:

  • 做了一些苦力工作并发现发不了paper;
  • 发觉我并没有给实验室的项目做什么contribution,因此没什么值得跟老板汇报的;
  • 由于自己求生欲太弱(主要)和可能被坑了(次要)而导致申请要GG了,于是决定再挣扎一下;
  • 在某学长指引下,求助了另一学长;
  • 发愤图强了几周,做了些可以和老板汇报的东西;
  • 在某几位学长的帮助下拿到了offer;
  • 并请教了某大佬接受了一些如何发paper的指导。

此外接受了一些外界的批评,主要包括两部分:

  • 求生欲太弱
  • 依赖性太强

当然如果让我自己总结,可能我的根本问题是:

  • 没用的东西想得太多

然而对于做research依赖性太强这一点,我发现我真的不会做research,在这半年里也没学会如何做research,这导致我根本没有独立的资本啊。


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反思了一下大学以来的生活,突然意识到我根本没有利用好T大的平台。在上大学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意识到高中和大学是有很大区别的。大学的评价指标不再是高考考好这么简单,评价指标的多元化意味着我应该开拓自己的视野并选择一条适合自己的路线。然而在大学期间,我已经狭隘到唯一注意过的评价机制就是成绩。然而,我本来就属于考好一次下一次就会考砸,考砸一次下一次发愤图强一下也许就能考好,这就导致了大学成绩波澜起伏,总成绩也就没那么好看。假如有个最大退步奖,我肯定能是有力的竞争者。与此同时,很多同学早早的进了实验室,并做出了很多不错的工作,然而我在实验室投入的经历过少,总是想着成绩好一点再在实验室多投入一些,一拖再拖就没有了在实验室做出一些工作的机会。结果到了申请的时候才发现,成绩早就不是申请PhD的硬通货了,大多数有力的竞争者都手握几篇顶会,而我这种成绩没刷到多好,又没有paper的就只能吃瓜。而且在T大的生活节奏太快,大多数时间又过于压抑,慢慢地就忘记了自己当时的目标是什么,大多数时间只是随着大家走,对各种事情都缺乏热情。

另外一点是,大学期间在做决策方面的独立性不够,xjb听了很多意见后,发现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比较好。我深刻地体会到留学机构的各种讲座几乎都没什么意义,申请这件事说白了就是如果自己的各种条件都很好,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如果条件不够,就只能靠运气,跟各色留学机构也没什么关系。至于别人的建议,事实的部分可以拿来参考,其他的大道理听听就可以了。

其实我们都活在一定的评价体系里,想要往上走,就要满足评价指标,不管是考试也好,还是美帝这种软性指标也好。最近冷静了一些,又重新想了想自己真正的目标是什么,希望再接下来的几年里,不管多忙都可以记着,并朝那个方向努力。


竟然没有找到什么值得highlight的progress,真是太悲哀了。

二零一八年八月末

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